【出胜】你的名字换上我的姓氏

(场刊解禁)

爆豪胜己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出色完成,在这一点上,绿谷出久跟他一样,并且更胜一筹——比他固执。

所以当绿谷出久正式成为职业英雄后一脸傻样跑到自己面前时,他手上还抱着自己的笼手,就算成年了在他面前仍然低眉顺眼——表面上——的绿谷出久搓着手挠挠头,上下唇瓣分开闭合重复好几次都没能吐出一个字,他叹了口气,开口道,“好。”

“诶?????”绿谷出久脸上瞬间笑开花,可又想起自己还什么都没说,根本不知道小胜说好是指什么,笑脸一下子又塌下来。

“怎么可能让你先开口,滚开去死吧。”跟废久在一起太恶心了,但是拒绝废久更恶心。

“等等??小胜!”绿谷出久现在表情真是丑死了,又笑又哭的,“小胜的好是指什么??是我想的那样吗??小胜可以告诉我吗??”

“谁他妈要告诉你,快去死!”

没有否认,在他们的相处模式里,这种回答相当于“是”。

绿谷出久觉得人生真是太幸福了。



绿谷出久在感情上是个十分迟钝的人,迟钝到什么程度?就是某天晚上A班男生聚在宿舍客厅讨论恋爱问题时,忘了是谁说的,“说到喜欢的人,我们这里只有绿谷有喜欢的人吧。”

被迫加入的绿谷出久正在拿着笔记本写分析,听到自己名字后抬头,“什么?”

“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

“诶?”还满脑子数据的绿谷出久没反应过来喜欢的人是什么个性,视线瞟到没有加入“无聊”聚会的爆豪胜己正经过客厅走进厨房倒水喝。

“绿谷不是喜欢爆豪吗?”

喝完水走出来的爆豪胜己瞪了一直看着他的绿谷出久一眼,习惯性缩了下脖子,绿谷出久收回视线盯着笔记本,突然想起刚才好像有谁在跟自己说话,“嗯,喜欢。”

“看吧,绿谷真是勇士,雄英这么多美女,就算不喜欢,也有很多帅哥啊,偏偏喜欢爆豪。”

“喜欢......”笔记本上写着爆豪胜己的专属昵称,“啊?!你们说什么?!”

“......”

见到爆豪胜己就移不开视线的某人抱歉一声就跑了,男生在背后正准备嚎叫时才看到爆豪胜己拐弯上楼梯的身影。

“该死的现充。”



爆豪胜己的人生可谓完美无缺,富裕的家庭,恩爱的父母,强大的个性,全能的天才。

如果他的世界里没有绿谷出久。

在爆豪胜己面前,一切困难都是成长道路上的垫脚石。

而他最大的困难就是绿谷出久这个人。

说实在,他真的很恶心绿谷出久,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他都本能地拒绝,长大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讨厌绿谷出久之余,还有害怕。

因为这个人将他完美的人生搅得一团乱。

因为这个人将自己的大部分注意力吸走。

因为这个人可以轻易看穿自己所有伪装。

在一帆风顺的道路上,异样总是会让人印象深刻,有时候爆豪胜己会极端地想,绿谷出久这个人是不是故意捣乱他的人生,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当然,这个念头在起来那一瞬间就被自己炸飞。

太恶心了。



绿谷出久的人生可谓大起大落,虽然无个性,却有一个拥有强大个性的幼驯染;虽然梦想被糟蹋,却在快放弃时候因偶像的支持而重拾梦想。

如果他的世界里没有爆豪胜己,可能他的人生跟现在会有很大偏差。

他从小就羡慕爆豪胜己拥有强大个性,这个人在他眼里跟胜利划上等号,是英雄,是阳光,总而言之是让他无法不去关注的一个人。

有时候他有怨恨过自己为什么会是无个性,也有憎恨过对方为什么总是欺负自己,但在从来没分开过的成长路上,这些复杂情绪里居然萌生出,喜欢。

这是绿谷出久在高中快毕业前突然意识到的事。

那天刚歼灭敌人,绿谷出久逆光看向从硝烟中出现的身影,阳光在他身上镀了层金边。

太迟钝了。



爆豪胜己成年后少了年少时的张狂,多了份成熟稳重,尽管嘴上依旧不饶人,毕竟已经成为了他的说话习惯。

在跟绿谷出久交往后第一年,他们两个就同居了。

理所当然的同居。

理所当然的吵架打架。

后来为了不增加自己财务负担,两人约定在家不能用个性。结果倒好,每次争吵最后不是绿谷出久按着爆豪胜己做一顿,就是爆豪胜己压着绿谷出久自己动。

这样的生活还挺和谐的吧,他们这样相处都多少年了。

爆豪胜己本以为他们两个会一直这样下去。

直到半年前。



“这次行动十分危险,敌人的个性对我们很不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来求助你,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会答应,但作为朋友,我还是希望你考虑清楚,可能这次去了就回不来。”

直到回到家门口前,警官的话还在绿谷出久脑海里转。换作以前,他绝对二话不说就答应,这次也是,刚要开口却被身为朋友的警官打断,那一瞬间他想起爆豪胜己。

他想,如果自己真的回不来,小胜会不会有一点点想自己?

拿在手中的钥匙迟迟没有插进锁孔里,他突然想到,刚开始跟爆豪胜己交往时,他刷推刷到的一些粉丝留言。


英雄人偶最近比以前成熟了。

真的诶——不再是以前那种不要命的往前冲!

啊啊,恋爱的人偶原来也是普通人一个呢。

心里有了牵挂才会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危吧(笑)


牵挂……吗?

摇摇头正准备开门,家门在里面被打开。

“白痴啊你,站在门口干什么。”从小看到大的熟悉面容出现眼前,“还不滚进来,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说要吃猪排饭,结果这么晚回来,自己去热饭。”

啊,真是的,小胜用这么凶的脸说着这么温柔的话,太犯规了。

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嗯。”

即使背对着恋人仍然能从一个音中知道对方在哭的爆豪胜己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关上门的绿谷出久一动不动站在身后不敢开口,悄悄抬手使劲擦眼泪。

爆豪胜己抬腿改变方向走进厨房,“臭死了,先去洗澡再吃饭。”

绿谷出久听罢急急忙忙冲进浴室,衣服一脱,泡进早已准备好的热水里,“太过分了……”止不住的眼泪大颗大颗滚到热水中。



绿谷出久当然还是选择去执行任务,这没什么好犹豫的,他就是从小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他这次默默在心里给自己加了个要求。

在了解整个任务详情后,临近出发前两天,绿谷出久突然消失了,连爆豪胜己都找不到他。

两天后,一副在爆豪胜己眼里是傻样的绿谷出久拿出一条钥匙递过去,“小胜,我要出任务半年,这个钥匙交给你保管吧。”

“哈?!自己放家里就好,给我干什么。”爆豪胜己不耐烦接过钥匙。

至今还学不会撒谎的绿发青年挠挠头,“那个、就、嗯……”

“半年。”

“诶?”

“半年之后你没回来我就把钥匙扔了。”



爆豪胜己当然知道钥匙打开的储物柜里放得是什么,所以半年后,他闯进警察局以救援身份拿到那该死任务的所有资料,连夜赶到任务所在地。

战场上已经奄奄一息的绿谷出久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头象征太阳的金发。

两人明明相隔那么远,仍然准确对视。

爆豪胜己什么都没说,场上敌人战力所剩无几,他快速解决余党,将犯人交给警察,这才跑去看绿谷出久。

“小胜、咳、太厉害了,咳咳......”绿谷出久想抬手擦下眼睛,努力老半天才想起自己双手好像废了,“小胜,我看不清你,可以帮我擦一下眼睛吗?”

“......废久真没用。”摘下手套,姣好的手指少见温柔地拭擦眼皮上的血迹。

绿谷出久满足地闭上双眼,上眼皮快贴上下眼睑时,突然被什么反光闪了下,隐约中看到熟悉的东西,强撑着睁开眼,爆豪胜己手指上戴着个戒指,这是他消失那两天找人订做的,上面刻着他俩的名字,“小胜......果然太过分了......”干涩的眼球终于被泪水湿润。

“哈?过分的是谁?”

“小胜,我先睡一会,你到时候叫醒我可以吗。”

“自己醒来,老子才不管你。”



“废久你他妈到底起不起床!!”

“啊——小胜让我多睡一会——”

“那你去死吧!!”爆豪胜己揉着腰拿起手机,“喂,帮我取消今天的登记预约,结个屁婚,不......”话没说完被绿谷出久的鬼哭狼嚎打断。

“啊啊啊啊啊结婚?!?!!?!!!小胜!!!!!给我五分钟!!!!!不是!一分钟!!不!我现在就能出门!!!!!不能取消啊啊啊啊啊啊!!!!!”



“绿谷不是喜欢爆豪吗?”

怎么可能。

是废久喜欢小胜。



Fin.

评论(20)

热度(323)

© 喰小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