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恋

出胜前提的出轰,结局如标题,不是HE,注意避雷。

1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2

不知从何开始,轰焦冻脸上不再是单纯的笑容,或者说连笑容的踪影都寻找不到。

也不知从何开始,身体左半部分长年处于冻结状态,为了对抗父亲,即使不需要另一半个性,仍然可以成为最强。

直到那天,直到体育祭对上绿谷出久那天,轰焦冻突然明白,被冰冻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

心脏也是在左边呢。

噗通。

火的使用融化了使用过度的霜冻,也融化了被冰封的心。

噗通。

噗通。

看着那受重伤仍然挂在脸上的笑容,轰焦冻不懂,不懂为什么,长这么大第一次有种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念头。

心脏不受控制疯狂跳动。

快停下!

3

实战演习课结束后,轰焦冻直接走到绿谷出久旁边,“绿谷,刚才的对战……”作为研究狂魔,绿谷出久马上投入地跟对方说起刚才有哪些方面需要改进。

两人头并头靠得很近,一人视线在自己笔记本上,另一人视线在被微风吹乱的绿发上停留,打斗过后的硝烟味并不好闻,却有一种安定心神的感觉,轰焦冻思绪有点飘,本来他就不怎么说话,对方一旦碎碎念开始就没停,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围绕。

“绿谷,”突然想到什么,“这周六可以……”

“小胜!”同时开口的还有对方。

两人眼前晃过一抹金色,本来靠在自己旁边的墨绿色发丝拂过脸颊离他而去,对方一句抱歉就往阳光奔去。

轰焦冻低头望着悬在半空中惨白的左手,后半句话被咬碎在嘴里艰难吞咽回去。

其实是想问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看望妈妈。

远处被喊住的爆豪胜己边骂边来回看了眼刚刚还在讨论的两人,若有所思。

4

绿谷出久总觉得最近像被人监视一样,但那视线明显没有恶意,而他每次都找不到视线源头。

“小胜,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绿谷出久趴在桌子上跟前桌说话,其实他是在自言自语,毕竟爆豪胜己基本上都不会理他。

“白痴。”前桌突然回头骂他一句,同时瞥了眼慌忙移开视线的最后一排某同学。

“啊,小胜又骂我,”虽然已经习惯了,自从有个性之后的绿谷出久胆子到底还是比以前大了点,憋了一会忍不住开口顶一句,“小胜知道是谁?”

“……老子才不管你们。”多管闲事不是爆豪胜己的性格。

“嗯?????”在状况外的人搞不懂什么意思,环视教室一圈没发现异常,只好埋头继续记笔记。

被讨论的主角抬手挠一挠发痒的脸颊,最近的他已经好久没有认真听课,虽然上课内容对他来说并不难。

唉……

铅笔在笔记本上乱画,下课铃声惊醒了发呆中的轰焦冻。

“轰同学,你有心事吗?”隔着过道也算是同桌吧,八百万小心翼翼戳了下无精打采的同桌,“是在为恋爱烦恼吗?”女生的直觉真是准得可怕。

“恋爱?”好陌生的词,轰焦冻歪着脑袋视线下意识飘到前方惯例发出争吵声的方位。

“嗯!是恋爱!”八卦的天性,“轰同学有喜欢的人?”看对方下垂着眼不说话,“她不喜欢你?”

“他有喜欢的人。”盖上写满名字的笔记本,停顿一下,似乎想要欺骗自己,又开口,“大概。”

“不确定的话那就直接去问对方吧!”

有点惊讶,“没想到八百万在……恋爱……上是这种性格。”

5

“绿谷。”

“轰同学早!”小跑越过轰焦冻往前追,“小胜,你能不能别走这么快。”

“啧,废久腿短还怪我,真没用。”

美好的一天,从吵架开始。

愣在校门发呆的轰焦冻被后来的饭田和丽日带回教室,热心的八百万立即凑上前询问恋情。

“我还没想好,问了又怎样,我们不可能的。”

“啊,没想到轰同学也会有放弃的时候,”八百万不禁感慨,“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就、就觉得轰同学不像是这种事情还没做就打算放弃的人。”

“放弃……吗?”望着左前方发呆,那边依旧传来争吵声,说起来,他还挺受欢迎的,班上除了他的幼驯染应该大家都很喜欢他吧。

不,也许是……

所有人。

都。

6

“树木的间距无规律,正好在这里练习ofa全覆盖后的高速移动,来回跑二十圈热身吧。”绿谷出久捧着笔记本分析。

昨天学校安排他们来森林里训练,结果把训练计划和他们丢在这就不管了,说一星期后来接他们。

什么都没有的同学们只好依靠八百万做帐篷和野炊工具,能被需要的八百万兴奋地创造出三个超大豪华帐篷,女生一个,男生两个自己分。

“爆豪,我们一起睡吧。”切岛热情邀请,身为爆豪派阀成员们也凑过来。绿谷出久蹑手蹑脚也凑过来,希望能蒙混过关。

“废久你他妈给老子滚另一边去,别让我看到你!”

“小胜好过分……明明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一起睡……”小声挣扎。

BOOM——

熟悉的爆炸声,绿谷出久下意识躲开,却没想爆豪胜己突然贴在自己耳边威胁,“你个臭书呆子敢有意见老子就把放你房间的床铺给烧了。”

“……”

“爆豪,你不要欺负绿谷。”轰焦冻看不过眼,“绿谷,我跟你睡。”

“嘁。”甩头带着派阀们离开。

7

深夜时分,轰焦冻从睡梦中醒来,迷糊发呆一会才想起他们在野外。胳膊压得有点酸,转身发现自己在别人怀里。

抬头看,是绿谷出久。

他记得两人睡觉前床铺本来离得有点远,后来因为班上体型比较大的同学都进了这个帐篷,他们两个就往边缘挤去。

绿谷出久睡觉时明明抱着枕头,所以轰焦冻想,很有可能是他把枕头拿开自己钻进对方怀里,因为枕头在他身后。

他小时候睡觉就很喜欢这样窝进妈妈怀里。

“呼……”

温暖的呼吸吹拂脸庞,痒痒的,热热的,对方似乎没发觉自己抱错什么。

脸好烫。

心跳得好快。

这难道就是喜欢吗。

轰焦冻在纠结怎么爬回自己被窝。

被自己脑袋压着的右胳膊突然动了下,轰焦冻赶紧稍稍抬头,胳膊顺势抽了出来,另一只手抚上他脑袋轻揉几下,嘟喃一句听不清的梦话后对着双色刘海亲一口,转身。

“……”

彻夜未眠。

8

“哇!我们的帅哥怎么有这么大个黑眼圈?!”清晨起来晨练,班上女生发现轰焦冻顶着两个熊猫眼。

“失眠。”睡眠不足的人迷迷糊糊往前走,却被一只伤痕累累的手拦腰抱住快要绊倒的身体。

“抱歉,轰同学,是我昨晚睡姿不好影响到你吗?”绿谷出久一脸歉意,“小胜每次都说睡觉乱动搞得他睡不好,看来真的是我问题,要不今晚我们分开睡……”

“不用!”激动地打断对方说话,惊觉自身失态,“抱歉,不是你的问题,我睡不习惯而已。”

BOOM——

爆炸声在身边响起,“屁话那么多,你们是来聊天还是训练!”控制手上的爆破冲击力大小,爆豪胜己灵活地在森林间穿梭。

ofa全覆盖。

绿谷出久像离弦之箭般冲出去紧跟在身后,“小胜,等等我。”

“滚!别他妈跟着老子!”

一手结冰一手燃烧,轰焦冻思考着自己能不能像他们两个一样高速移动。

9

懵懂的感情在发芽,单恋的心酸没人能懂,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力,这是轰焦冻现在的感受。

再次从梦中醒来的他发现旁边位置空了很久,于是起来走出帐篷,随意走动一圈后无意间看到有两个人在悬崖边上围着毯子肩并肩坐着。

“小胜,外面太冷了,不回去吗?”

“要回自己回。”

“小胜真是任性呢。”收紧手臂将人往怀里拥。

“混蛋臭书呆子……宰了……你……”声音越来越轻,似乎睡着了。

果然,外面太冷了。

熄灭左手的火焰。

还是回去吧。

10

“最后一天了!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明天早上学校老师会来接他们,训练计划上今晚写着自由活动,于是芦户嚷嚷着要玩游戏。

“赞成!”

“喂,峰田,擦下你口水。”

连拖带拽把所有人包括最难邀请的爆豪胜己都围着篝火准备抽签。刚开始抽到国王的几个人都十分拘束,无非就是问些问题做几个搞怪动作。

“啊哈哈哈,终于是我抽到国王了!”峰田那堪比反派的邪恶笑容,“7号!去脱15号的衣服!”

“哇!你个变态!不行不行!”女生们抗议。

“原来还能这么玩!”男生们蠢蠢欲动。

“诶?!”

“啊……”

只有两个人发出别样声音。

绿谷出久是7号。

轰焦冻是15号。

“峰田做得好!”女生们瞬间转态,“请脱!”

“对、对不起!轰同学!”紧闭双眼伸手摸索坐在自己右手边的人,手指颤抖地解开上衣。

“不愧是绿谷,闭上眼还能趁机乱摸一通!”女生极其羡慕。

“原来还能这么玩!”男生们敬佩。

周围的声音皆成背景,轰焦冻现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胸前游走的手指,仿佛比他左边个性还要滚烫的温度。

手指离心脏越近心跳得越快,对方会察觉到吗?

快停下。

绿谷出久很快就把对方蓝白上衣脱掉,轻飘飘说了句“轰同学意外的很害羞啊”就加入下一轮抽签。

既然开了头,后面就越玩越大,不过女生这边有八百万在,一切脱衣服的指令都被八百万解开,女生身上衣服越脱越多。

“我们换一个!”这次是上鸣抽到国王,“19号!亲!5号!嘴对嘴那种!”

“哇哦!!!上鸣做得好!!”

噼里啪啦爆破声,好了,众人都知道5号是谁,现在开始为19号默哀。

“来呀,来亲老子……唔!”坐爆豪胜己右边的绿谷出久堵住他的嘴,手上晃了下写着19数字的竹签。

“……”全员沉默半分钟不敢说话,悄悄做好防御姿势等待暴风雨。

“继续继续。”绿谷出久兴奋地喊着,而被亲那个人没如众人所愿暴怒,只是红着眼把竹签甩回给主持人。

同样红着眼的还有裸露上半身的另一个人。

11

“谢谢你陪焦冻来看我。”轰焦冻妈妈一脸温柔,丝毫看不出是她曾经拿热水烫自己儿子。“第一次见焦冻带朋友来,太好了。”

“……”不知如何开口。

早上晨跑时收到同班同学的信息,想着周末没事做就答应陪他的绿谷出久面对这个给同学造成不可磨灭创伤的母亲,心里还是会为他抱不平。

“妈妈,我们走了,你好好休息。”

“阿姨再见。”手扶门框,最终还是没忍住,回头轻声说道,“上一辈的爱恨不应该发泄在下一辈身上,轰同学他,是无辜的。”

关上门,将哭泣声隔在身后。

12

“绿谷,我喜欢你。”

不去努力一把是不会知道结果如何。

即使其实早就知道结果。

以轰焦冻的性格,果然不想什么都不做就放弃。

“啊哈哈,我也喜欢轰同学你呀。”

今天轮到绿谷出久值日,和他一起值日的幼驯染爆豪胜己拎着书包在校门口等他锁门,没想到他刚锁完门轰焦冻突然从他背后冒出,并且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我意思是......”

“时间太晚了,”收起笑容,墨绿色的大眼睛注视着对方,“回去吧,轰。”

“......明天见。”

13

那一年,轰焦冻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Fin.

评论(24)

热度(140)

© 喰小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