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胜】圣诞快乐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又吵架了。

起先在上学路上吵到教室门口,回到座位后两人开始冷战。

这是本周第三次。

可今天才周三。

坐在周围的同学承受两人的低气压,并不怎么愉快地度过一上午课程。

“爆豪,走,吃午饭去。”爆豪派阀成员讨论半天最终把切岛推出去当炮灰,作为男子汉,切岛英勇赴战,开口同时脑海里已经把各种会遇到的情况演练一遍,例如对方会炸他一顿,或者爆他一顿,或者边骂边揍他一顿,总之,先偷偷硬化吧。

“你们去,我约人了。”意外没有发火的少年单手撑着腮帮子无聊地玩着笔。

“爆豪你还有谁能约?!我们都在这里了,一起吃吧!”上鸣毫无悬念踩雷,众人吓得后退三步留出足够空间让他被揍。

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

爆豪胜己皱着眉思考几秒,起身,在众人以为他要一起吃午饭的目光下狠狠踹了后桌一脚,开口,“你要跟他们一起吃饭吗。”

“啊,小胜,说你多少遍不要踢我桌子。”手忙脚乱按住要散落在地的书本文具,还有差点从抽屉里滑出来印着欧尔麦特头像的餐盒袋。

“哈啊?!踢你桌子怎么了,你还有意见?!”下垂着眼看对方,一脸你奈我何的神情。

“便当盒掉地上看你吃什么!”

“敢掉地上我宰了你个垃圾。”再踹一脚,“回话。”

“明明是小胜你动手的,关我什么事啊,”将餐盒袋捂在怀里,“不。”

反正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又吵起来,观众们安静地看戏,爆豪胜己双手插裤子回了上鸣一句不跟他们一起吃饭就走出教室。

“你就不能等我一下吗?!”课本被乱七八糟堆在桌上,绿谷出久从餐盒袋里拿出两份便当跟随吵架对象跑出去。

众人多脸迷茫,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吵架了吗?


今年天气有点异常,到年底了还没下雪,尽管如此,温度还是蛮低的。

爆豪胜己早上出门没有多一件衣服,被幼驯染唠叨一路:就算是小胜也会感冒就不能多穿一件衣服吗小胜从小就不好好穿衣服你看你领子也不扣好围巾也不戴明明小胜就很怕冷这样生病了怎么办又该被光己阿姨揍你吧啦吧啦一顿碎碎念。快被烦死的人一怒之下大吼“废久真他妈烦,不想见到你!”

被吼的人愣了下,抱紧怀里对方出门前做的便当盒,大声吼回去,“小胜笨蛋!”随后自己一个先跑回学校。

正午时分,坐在天台吃饭的两人谁也不说话,因为吵架前约好一起吃饭,即使吵架了还是遵守承诺,如果忽视两人之间隔个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这平静的午后气氛还是蛮好的。

绿谷出久抱着便当盒大口大口吃着鸡排,昨晚他‘小胜我想吃鸡排饭小胜我要吃鸡排饭’地喊了一晚上,被忍无可忍的幼驯染炸出房间,第二天宿舍的公共厨房放着两盒便当,一眼就认出这是爆豪胜己做的饭,从进厨房开始傻笑的人直到走到门口发现做饭人穿得很少在门口等他,一个没控制好语气,两人就吵起来了。

说起来肯定是自己不对,明明小胜都给我做饭了,还是不辣的猪排饭。绿谷出久边吃边分析,越分析越觉得是自己的错,你看!猪扒饭是不辣的!

于是,已经认定自己罪大恶极的人合上空饭盒,屁股也没抬在地上磨蹭地往金发少年身边挪去。

“你是白痴吗。”

“欸嘿嘿嘿。”

“啧。”

爆豪胜己十分嫌弃这个冤魂不散的幼驯染,鬼知道他上周为什么在这个废物跟自己表白时没有立刻拒绝,甚至连暴揍他一顿都没有,只是心情十分复杂,充满厌恶感的内心却有一丝理所当然和窃喜。

身为专业胜吹,爆豪胜己后援会的首席迷弟看被表白的主角居然没有做出任何疑似讨厌他的表情和动作,四舍五入就是答应了!

一直以来就有的厌恶不算,绿谷出久在心里默默多加一个条件。

“臭书呆子发什么呆,给我滚远点。”不知不觉绿发少年挪着挪着两人手臂紧贴,湿热的呼吸在寒冬中化成白色雾气,视线突然间变得模糊。

“呐,小胜,”墨绿色的瞳孔中倒映出几缕金色,“后天我们出去玩吧。”

“不去。”

“哦……”


街上洋溢着喜庆,到处挂满五颜六色的装饰。街角拐弯处站着一名少年,裹着黑色大衣哆嗦在原地蹦来跳去,那海藻般的头发在寒风中凌乱。看了眼手机上两小时前发送的信息,虽然收件人没回,但发件人莫名的相信对方会答应。

“啧。”来人身穿米黄色外套,整张脸被红色围巾严严实实包裹着,只露出那双赤瞳随意瞥了一眼快被冻傻的家伙。

“小胜!”仿佛一瞬间身上的寒冷消失得无影无踪,温暖从见到阳光开始,从心脏顺着血液往外流淌,驱散手脚上的冰冷。

「小胜,我在商业街门口等你。」

爆豪胜己睡醒后看到手机里安静躺着的信息已经是收件后一个半小时,他试探了下外面的温度,犹豫着不想出去。

毕竟他很怕冷。虽然前几天被说不多穿衣服。

简单做了一顿早饭吃完后抱着杯子窝沙发上发呆,几秒后,金发少年唰一下起身回房间换衣服,看了眼衣柜里的围巾,咋舌拿起最长那条红色围巾匆匆出门。

“一点用都没有,蠢得要死,不会进里面等啊?!”大步迈进旁边商场,后面紧跟着那个笑得双眼快眯成一条线的人。

两人一前一后在商场里瞎逛,像他们这种男生,平时除了学习就是训练,其他时间均被对方占满,尽管这不是什么甜蜜时光。这样单独两人一起逛街的情景在记忆海洋中寻找老半天也没找到半点碎片。

“节日快乐!这位帅哥,要进来看下吗?买份礼物送给女朋友吧。”一家精品店的售货员在门口推销,见到爆豪胜己赶紧喊下来,跟在身后的绿谷出久急忙走上前生怕某人突然发火,看了眼一脸平静的幼驯染。小胜不生气的时候真的很帅呢,不想自己,在路上绝对不会有人喊自己帅哥。

“不好意思,小胜他不......”刚要开口帮忙拒绝,没想到听到一句肯定的话,接着帅哥越过自己往店里走,“欸,小胜,等等我。”好奇地走进这家充满少女气息的店铺,满眼过去数不胜数的可爱小物件,绿谷出久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第一次进这种店让他觉得很神奇,求知欲强的他还想拿出笔记本来记录这一切时猛然想起刚刚售货员说给女朋友买礼物,自己的表白对象就进来了,“啊!小胜!”等找到目标人物后,对方手里拿着结账完的包装袋。“是......圣诞礼物吗?”明显的失落挂在脸上。

“关你屁事。”一手插口袋一手拎着袋子往外走。

受打击的绿谷出久重新振作,没有正面回答一切都不算什么,于是他大着胆子往前半步,预料中的骂声并没有响起,只是一句“嘁”就没下文了。在爆豪胜己身上从来都是得寸进尺的某人为自己不是站在身后乐呵呵一整天,对方之后怎么骂他他都笑一路,经过身边的路人忍不住担心,那边那位帅哥是不是被变态缠着,要不要报警呢?


“呜哇,山顶好冷。”

说起来,好久没来这里了。

被绿谷出久定义为约会的今天,在金发少年带路下,竟然来到小时候经常来的小山里。对于以前的小不点来说,现在这座山一点都不大,两人坐在山顶吃着刚刚买的烤红薯。

“白痴,你就不能多穿点。”

“这话小胜没资格说吧,前几天不知道谁穿那么少。”

“哈啊?!废久胆子肥了现在学会顶嘴?”

“......”小声嘟喃,果然还是不敢反抗。刚把手擦干净,一抹红色遮住视线,“小胜?”是带着体温的围巾。

“一会冻死你引子阿姨会怪我。”

心中的阴霾一下子被吹散,刚刚还坐得比较远,在无形的鼓励下,绿发少年噔噔两下挤到旁边,“小胜,我们一起围着,可以吗?”见对方没反对,将足够两人围着的围巾把对方圈进来。

缄口无言。

耳边是冷风呼呼划过的声音,一个想说话不敢出声,一个压根就不说话。

眼前是城市夜景,灯火繁华,视野里黄色灯光居多,绿谷出久盯着看时间长了总觉得眼里全是自己的幼驯染,突然间一点白色出现眼前,接着第二点,第三点......

“下、下雪了!小胜!”兴奋扭头看身边,却直接闯进赤瞳中。平时总是吊起的眼角此时竟有点温和,难得一见的景色如同梦境般虚幻,红彤彤的眼睛有点像小兔子的,眨眼那一下,浓密的睫毛一扇一扇在撩拨自己的心,冻得通红的嘴唇刚被主人舔过,有点湿润。“小胜......”受不住诱惑一口咬上那红润,狠狠吮吸一口快速松开,大眼睛慌乱在对方脸上扫视又快速移开,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开始碎碎念。

雪花越飘越多,白色的晶莹粘在衣服上瞬间化开,爆豪胜己拿起手上的袋子塞在念叨不停的人手里,“回去吧。”

起身动作带着围巾离开,失去温暖的脖子被冰冷空气刺激着,但绿谷出久没在意这些,低头打开袋子,是一只毛色很奇怪的羊,绿色的,跟他头发颜色一样,羊上还有两边对称的麻子,跟他脸上的一样。

凝视小羊几秒后,快步跟上红色围巾,这次他没有开口问,直接拿起垂在一边的围巾给自己围上,左手拿着羊,右手偷偷摸进对方大衣口袋,强行牵上,十指紧扣。

“小胜,圣诞快乐。”

“啧。”

评论(4)

热度(110)

© 喰小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