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胜only合志《缄默相存》二宣

😘😘😘

電子連斬:

😬


Mrs. Frans:




出胜only合志《缄默相存》




天窗    无差别




【你是我飞跃山川河流的大梦一场。】




刊名:《缄默相存》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CP:出胜only




尺寸:A5




内容:文本+彩插




字数:10w↑↓




页数:220p↑↓




首发:CP21




通贩时间:十一月份




特典:吧唧+亚克力钥匙扣+明信片x3




售价:本子 56r↑↓




      加购特典+15r




      钥匙扣单购 12r




      吧唧单购 8r




      *明信片不单独售卖








印调请戳这里!




印调有两块内容,一是购买方式,二是想要购买的内容,大家不要投错了,一块内容只能选一个选项唷。




P.S.微博还有转发抽奖活动。








【试阅文字版】




目录




正文:




《第十七只千纸鹤》by烛香




《缄默相存》by Mrs.Frans




《愚人不自扰》by 电子连斩




《无用谈》by Koyo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两次婚礼》by Mrs.Fran




《休息日》by 荒蛮地




G文:




《避无可避》by 32秒












试阅: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两次婚礼》




文/Mrs.Frans




微博@Mrs_Frans




lofter@Mrs.Frans








“小胜。”




出久唤了一声爆豪。爆豪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他们的身上湿漉漉的,战斗服紧紧地贴近肌肤,令人非常难受。两人总算是逃出生天,可爆豪并没有什么劫后余生的欣喜,他用略带暴躁的语气回复道:“干什么!”




出久露出了一丝笑意。爆豪觉得那笑意有着一丝古怪,毕竟在之前他从未见过绿谷出久露出类似的笑容,那是欢快的,带着一丝的局促不安和羞赧。




他的预感很快成了真——紧接着这个笑容的是爆豪被出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倒在地。因为他实在是太疲惫了,又没有丝毫的防备。跌倒的那一瞬间,他听到海鸥的鸣叫,浪花拍打石崖,声音成倍放大钻入他的耳中,使得他甚至产生了恍惚的幻觉。不过背部彻底接触到地面后,他清醒过来的。他的被狠狠地撞在了略不平的地面上,磕得生疼。倒下的时候他听见出久惊慌的喊叫——“小胜”。




这个白痴在做什么?爆豪想。他抬起手准备给出久以重重的一拳。却见出久哆嗦着手从兜里掏出个东西来。




“小胜,你等下。”出久急切地说。随后爆豪看清了拿东西——一个小小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令他看不真切的圆环。光也随着出久颤抖的手微微闪动。爆豪心里有了个想法。他不敢相信地问:“废久你要干什么?”




出久慢吞吞地从爆豪的身上起来。大概是因为战斗带来的疲惫和自身的紧张,他抖得像个筛子,连话也说不利索了。




“小胜,你愿意跟我结婚吗?——我的意思是,正式的,双方都愿意的那种……我们可以再办个婚礼。”出久吞吞吐吐地说。他原些打好的那些腹稿竟然完全没有用上。见爆豪没有反应,他小心翼翼地把爆豪的手指塞进那枚戒指中。爆豪却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五指都嵌进了出久的肉里,抓得他生疼。大概是出久的表情过于狰狞了,爆豪又松了手,改成抓住出久的衣领。




“你在说什么?”爆豪吼道,“你再说一遍。”




那枚戒指还套在爆豪的手上,熠熠生辉。




海鸥还在鸣叫,浪花依旧拍打着石崖,一下又以下,声音愈发得大了。天是蓝色的,这块广袤的天空只有他们看到。出久突然心里一动,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狠狠地抱上了爆豪,其力气之大仿佛要把爆豪揉近他的骨肉中。




“我是说,我们结婚吧,小胜。”




他一字一顿地说。








《休息日》




文/荒蛮地




微博@荒蛮地




Loftr@荒蛮地








“他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还像个废物一样,没有办法从那些失去的东西里走出来。”爆豪胜己继续说,“他到现在还在做那个不现实的英雄梦,还以为只要拯救了所有自己能见到的人,就算是救世主,就算是维护了和平了。”




“是不是很幼稚。”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既生气又无力,想要辩驳,心里又难过得要死。他当然没有爆豪胜己嘴里说得那么幼稚,但是关于他的事情,爆豪胜己也确实一个都没有说错。他内心深处的那种疯狂,那种又绝对又极端的东西都是存在的,也许表现方式不完全相同,但是他需要承认,为了消耗那种会将他完全燃尽的东西,不成为拯救人的英雄,也许他就会落入另外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完全的邪恶是种疯狂,完全的慈悲也是种疯狂,而这两种疯狂,只有一线之隔。




爆豪胜己继续说着,“他以为自己是个善于背负情绪的人。”




“只是自大狂一个。”




爆豪胜己对着男孩的墓碑狠狠剖析着他,血淋淋地,一片一片割离那些深入血管神经的病灶。绿谷出久觉得心里很痛,很委屈,但是也有种奇异的解放感,爆豪胜己那些过分的话叫他身体的一部分轻松得像在云端。




“我还是觉得他根本不应该成为英雄。”




爆豪说。




然后他停下了,四周突然变得极其安静,就好像时间也在这一秒停下了那样。风吹过高大的法国梧桐,干枯的树叶彼此摩擦发出声脆的响声,也有几张叶子就那样掉下来,在风里打几个滚,掉到了地上。




绿谷出久突然就哭了起来,有些许预兆地,从身体里迸发出一种完全崩溃的、泣不成声的哭泣。豆大的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地往外掉,让他自己都感觉到难堪。他没办法再在这里停留更多时间了,眼泪争先恐后地流出来,心脏也难受得要命,他感觉自己要被爆豪胜己那些话杀死了。




所以他迈步打算离开了。但就在绿谷出久终于慌张地,兵荒马乱地想要逃走的时候,爆豪胜己又淡淡地开了口,说话的声音不轻也不响,要是注意去听就能听见,就像是故意要绿谷自己承担听见的后果那样。




绿谷出久想要捂上耳朵,他不想听更多了,抬起的手最后又没能捂住双耳,只是徒劳地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被无力地放下去。




他无法拒绝。




所以爆豪胜己的声音,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震动他的耳膜,他心跳骤停,之后又疯狂地搏击起来。












《愚人不自扰》




文/电子连斩




微博@七斤八两三毛三




lofter@电子连斩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一年级的时候他被三年级的人打伤然后休假,噗,”爆豪还没说出来就笑了,“学校找的那个代工,操,是个傻逼树懒哈哈哈哈哈,走十米都得要半小时,脑子是进水了吗居然找树懒哈哈哈哈!”




他们穿着折寺中学的校服,干着那些年按理说他们应该一起做过却没做的事。他们的那时候没这么多欢声笑语,厌恶和恐惧占据了每一个回忆的画面,不远处就是那个爆豪胜己妄图淹没绿谷出久梦想的那个鲤鱼池。在遇到欧鲁迈特之前的那段时光,在折寺中学的日子对他来说是黎明前黑到彻底的夜,曾经是他生命里一道阳光的爆豪胜己在这里变成了黑夜之中的暴风雨,让他从头到尾都写着狼狈。在这个对他来说毫无美好回忆的地方,他们早就不是当年的两个孩子,他们是已经成为英雄的爆心地和木偶。




“小胜。”




绿谷抓住了爆豪那截因为袖子太短而露出来的手腕。




“我们接吻吧。”




不知为何,在这个代表了他曾经晦暗人生的地方,他就是想用一个吻去弥补当时的破碎不堪,为这个地方带来那么一丝丝美好,哪怕知道这对他们二人来说都于事无补,他却还是固执地想吻下去。




他希望爆豪接受这个吻,同样又矛盾地认为爆豪一定会侧过头拒绝这个吻。他的内心隐隐躁动,看着爆豪近在咫尺的嘴唇,想着爆豪胜己这时候就应该跳起来揍他一顿。




“喂!!!你们,到底是几年级哪班的,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刚刚才在他们眼前离开的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墙后,爆豪反手拉上绿谷的手腕迈开步子就跑。




惊吓和兴奋的双重作用之下,耳畔的风声也在造势,渐渐地,除了自己愈发强烈的心跳声,绿谷几乎什么都听不到。他真正爱上爆豪胜己是因为一场暴风雪,爆豪是他吊桥之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而现在,因为这一场迟来的奔跑,他居然有了想和爆豪白头偕老的念头。




“靠,都是废久你,”爆豪的声音在心跳声中跳脱出来,顺着风传到他的耳朵里,“这什么狗屁突发奇想。”




他明白,爆豪在说的不是他心里想的那件事,但他就是认为这是敲醒自己不切实际想法的警钟。




可是,不异想天开的就不是绿谷出久了。








《避无可避》




文/32秒




微博@优质海绵蛋糕




lofter@计时开始前32秒








“喂废久你有在听的么。”




孩子用力踩了踩脚下的《钢琴入门基础》,成功把他的竹马从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踩成惊慌失色。




五岁的绿谷出久吸吸鼻子,虽然眼睛哭得通红还是老老实实的点着头。




“以后我会成为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然后就是独奏家!那时候你想听都听不了,懂么废久!”




听到胜己的发言后,出久刚刚的委屈几乎一扫而空,跟着胜己兴奋起来,“那、那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钢琴家!”




“不过废久你还是超越不了我的,我会是最好的音乐家!”




胜己兴奋地挥动着琴弓,吓得出久死命抱着头,动都不敢动,“小胜你别挥琴弓会打到人的!”




“你怎么什么都怕!”胜己不重不轻地踢了这个没点出色的邻家小孩一脚,可惜现在架着个琴,动作不能太过粗暴。换作平时,他肯定要助跑给出久来个飞踢。




“听好!”




五岁的爆豪胜己架起适合孩子用的1/4琴,持弓的右手四指并拢,用琴弓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就让弓毛贴上了琴弦,挺直腰板,站姿没有任何破绽。




下午的阳光稍为刺痛了出久的双眼,孩子的身影逆着光,眼帘半垂,腥红色的眼睛停留在琴弦之上,似是有一汪流水在里面转动,比任何事物都来得温柔。




小小的演奏家拉响他第一个音符。




那本应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旋律,没有需求高技巧的地方和转调,普通到有点乏味的曲子。




加上了几个轻巧的装饰音,利落的音符在孩子的心脏上跳跃着,像位轻盈的舞者把脚尖掂在上面,使得出久惊叹的瞪大眼睛。




那是绿谷出久作的第一首曲子。










评论

热度(139)

© 喰小蒐 | Powered by LOFTER